您的位置 首页 法国

在法乌克兰难民已超10万!招工难,乌难民成这些行业“香饽饽”

【欧洲时报秋狸、一然编译报道】据《费加罗报》8月4日报道,法国移民局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在法乌克兰难民数量超过10万,其中80%是妇女和儿童。法国政府每天向难民每人发放6.8欧元的避难申请者补助,但杯水车薪,不少乌克兰难民开始谋划在法长期生计打算。

同时,伴随着法国经济在疫情后的快速反弹,很多复苏较快的领域如航空业,旅游业和餐饮业面临着“招工难”问题,(大参前几天刚刚报道过:法国遭遇“大辞职潮”!带薪看世界、自定工资,这些公司为留住员工疯狂卷起来了!)这些找工作的乌克兰难民正好帮不少企业解决燃眉之急。

机场人手短缺培训 乌克兰难民上岗

《巴黎人报》报道,Liliia和Yevhen正在接受由鲁瓦西戴高乐机场平台的Pôle emploi资助的培训,为专门从事航空运输服务的Ladybird Avico公司清洁机场跑道。这位餐馆前老板即将重新转行做机场清洁,这也是他们远离战争的新生活的开始。

他们于3月25日带8岁的儿子来法国避难。虽然这对夫妇在上法语课,但他们的法语还没有达到流利对话的水平。“我们很高兴能得到这份语言不是障碍的合同。”Yevhen说。

该公司计划招募大约40名难民。目前,大约30名乌克兰人正在接受培训。“他们将开始清洁飞机。”Ladybird Avico总经理Abdelghani Kefi说。他们将获得一份为期6个月的职业合同,而且有可能转化为长期合同。

对于乌克兰难民来说,这些合同代表了一个未来,使他们有可能在六个月内获得一份月薪为1500至1700欧元的工作,甚至一个长期合同。

很快,Liliia和Yevhen将从早上6点开始清理工作。“对我们来说,这次培训是一个机会,我们将能够供养我们的儿子。这才是最重要的。”Liliia低声说。

▲《巴黎人报》报道截图。

新冠疫情期间,许多航空公司员工离职。但自1月份以来,航空业复苏超过了预期,奥利机场和戴高乐机场有4000多个搬运、清洁等类的职位空缺。Pôle emploi副总监Orée le Coz表示,为应对机场人手短缺的重大挑战,他们三分之一的招聘是通过这些职前培训行动(AFPR)完成的。

乌克兰季节工对餐厅来说“不可或缺”

Franceinfo报道,位于法国蔚蓝海岸的餐厅Le Milano晚间营业即将开始,即使度假季已经过半,老板还要对季节工进行培训,因为餐厅中一半的季节工都是乌克兰人。

“如果没有她们,我想我们餐厅每周至少会有2天无法营业,或者不得不减少顾客接待量。”餐厅老板弗雷德里克·德科宁克(Frédéric Deconinck)说。这些乌克兰季节工对餐厅来说“不可或缺”。

▲Franceinfo视频截图。

战前,这些乌克兰女性没有一人是从事餐饮业的。在Le Milano成为服务员前,埃琳娜·维多洛娃(Elena Vydolova)是乌克兰一家大公司的主管。她现在的收入是法定最低水平,每小时11欧元,还可以作为难民领500欧元的ADA(寻求庇护者津贴)。埃琳娜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乌克兰与丈夫团聚。现在,她希望尽快学会法语,适应法国生活。

法国移民和融合办公室(Ofii)主任迪迪埃·莱斯基(Didier Leschi)说,逃离祖国的乌克兰人主要分布在法兰西岛地区,其次是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剩下的人散落在法国各地。“许多人都受雇于餐饮行业。”

“她们比从业多年的人还专业”

Franceinfo报道,在尼斯和摩纳哥之间的埃兹(Eze)小镇,几家高端酒店都招募了乌克兰难民加入他们的团队。

在乌克兰,Alla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她和女儿在战争开始时逃离基辅。五月份,她换上了五星级酒店Château de la Chèvre d'Or的清洁制服。“这是一项非常消耗体力的工作。现在我是这份工作的专业人士。“她笑着说。

Château de la Chèvre d'Or招募了九名乌克兰女性。埃兹的另一家酒店“Le Château Eza”也招聘了一些乌克兰难民。她们主要负责打扫房间或在厨房里工作。尽管家乡战争,她们都很快融入新工作。

▲Franceinfo报道截图。

酒店经理MaïtéMontesinos非常欣赏这些乌克兰女性的活力。“她们工作得非常好,甚至比在酒店业工作多年的人还要好。这些都是不错的惊喜!语言障碍?那也不一定,我们这最快的人一周就完成培训。”

“我做这一切不是为了当服务员”

France Bleu报道,25岁的乌克兰姑娘Veronika刚刚被尼斯一家酒吧聘为服务员,“我要独立,我们不是游客,我们要安家,找工作和住处”。Veronika说。

酒吧老板兼法国餐饮及酒店业协会UMIH副主席Christophe Souques在4月初雇佣了13名乌克兰难民,目前只有一个人还在为他工作。

Veronika感叹道,“我是一名翻译,我在乌克兰最好的大学学习了六年,我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成为一名女服务员”。今年夏天,她将只能获得最低工资和小费。作为一个25岁,单身且没有孩子的乌克兰难民,她没有得到太多的国家援助。

总有一天战争会结束,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继续我们的生活。——Veronika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文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