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华人

热心华侨辗转接力 清道光版《尤溪县志》回归故里

热心华侨辗转接力清道光版《尤溪县志》回归故里

清道光版《尤溪县志》复写件(部分)。吴振湖摄

中新网三明8月9日电 (雷朝良 吴振湖)近日,流落到日本115年的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版《尤溪县志》回归故里。“近3个月的辛劳终于有了好结果,也让我如释重负。”在清道光版《尤溪县志》复写件回尤交接仪式上,福建省三明市尤溪县乡贤徐开钦难掩兴奋之情。

即便回归的只是复写件,但当严严实实的包裹缓缓打开时,在场许多人眼里都闪耀着泪花。

徐开钦是尤溪县西滨镇雍口村人,日本国立东北大学硕士、博士,现任福州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特聘教授,福建省人民政府顾问,兼任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NIES客座研究员。

这位主要从事流域水环境综合管理相关研究的教授,怎么会与清道光版《尤溪县志》发生联系?

“2017年以来,县党史方志室特别重视旧志的整理。”《尤溪县志》整理点校工作小组成员丘山石说,这些年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寻找缺失旧志的蛛丝马迹,先后寻找并点校了明嘉靖版《尤溪县志》、明崇祯版《尤溪县志》和清乾隆版《尤溪县志》。

他们点校后发现,从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到民国16年(1927年)间的旧志缺失。几经搜寻,查阅《福建省旧方志综录》,发现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版《尤溪县志》孤本尚存于日本静嘉堂文库,正好可以弥补这部分缺失。

然而,如何让旧志回归?找什么人能帮上忙呢?“找到徐开钦教授是机缘巧合。”丘山石说,今年5月1日,他与洪周佐、纪秀珍(徐开钦教授表妹)夫妇参加尤溪紫阳诗社在西滨镇华兰村象山堂的文学创作活动,巧遇徐开钦,便提起此事,徐开钦当即表示愿意帮助查询。

清道光版《尤溪县志》复写件(部分)。吴振湖 摄

静嘉堂文库是藏宝之处,属于日本三菱财团私有产业,一直不对外开放。只有极少数专家学者曾被允许进入过,且必须接受严格的申请程序,能进入阅书者,寥寥无几。

“刚开始,这事到底能不能办成,自己也没把握。”徐开钦说,父亲和弟弟知道后,也鼓励他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办好这件事。

家乡的事,徐开钦格外上心。然而,自己目前在国内,不便到日本。思来想去,他只能动用自己在日本37年的人脉优势,多方寻求朋友帮助。

5月7日,他打电话给两位在日本的大学教授,了解到,因疫情关系,文库每周仅开放一天,还要事先的书面申请,许可后方能查阅。随后,徐开钦便联系好友日本泉州商会副会长林俏阳,帮忙将旧志拍照或者复印回国,林俏阳爽快答应。

5月12日,林俏阳打电话到静嘉堂文库,询问阅览、复印旧志事宜。结果却是被拒绝,后来又要求发邮件申请。

“打电话、发邮件,多次尝试,10多天的沟通都没结果。”徐开钦说,我们不放过一丝机会,后来在一份邮件里加上了这样的内容:尤溪县想整理点校县志,需要以此书为参考,时值“日中国交正常化50周年”,希望予以大力支持。并在邮件后加上了自己的签名。此后,文库方面改变了态度,开始比较配合。

5月27日,林俏阳从日本发来信息:“刚才接到电话了,文库的人告诉我申请通过了!让我6月16日下午去。说肯定不能拍照,但可以申请复印,且需要等1个多月的时间,因为需要请专门的公司拍摄制成胶卷后再复印。”

6月9日又传来好消息,专业公司第二天会到文库(每月只去1次)。“这比我们想象的进程提前了不少,当晚我兴奋得睡不着觉。”徐开钦说。

6月16日,是林俏阳预约阅览的日子。展现在眼前的10册线装古籍每册重量都很轻。封面光滑,像是牛皮纸。里面的书页,有的很薄,有的稍厚。书页已经泛黄,有个别地方磨损严重,不过总体保存完好。

“我特别感谢静嘉堂文库把这10册古籍保存得这么良好,让后人能有幸亲眼目睹,却又为中华宝典不幸流落异国他乡而深感痛心,惋惜不已。”林俏阳通过微信这么对徐开钦说。

“7月2日,林俏阳再次发来信息,说旧志复写件收到,并提示:复印好的旧志,没有装订成册,纸张非常薄,开箱时请务必小心。”徐开钦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一半。

旧志拍摄、复写涉及一笔费用,徐开钦和林俏阳争着要出这笔费用。日本泉州商会会长王秀德得知情况,二话不说,抢着把钱付了。

复印好的旧志虽然到手,可国际EMS因疫情影响没有开通,怎么送回国呢?徐开钦、林俏阳会同王秀德商量,最终找到了中国驻日本国大使馆参赞兼总领事詹孔朝。

詹孔朝了解到,日本福建经济文化促进会会长吴启龙14日会回福州。联系后,吴启龙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7月14日,吴启龙随身把10册共716页的复写件“宝贝”形影不离地从东京带到杭州,在酒店隔离7天后,又带回福清居家隔离了3天。

隔离期满,7月24日,徐开钦带着夫人郑红卿,从福州开车到福清接回了“宝贝”。7月28日郑重地送回故里尤溪。

“清道光版《尤溪县志》回国,这是尤溪文化界的喜事、盛事!”郑荣坚感慨不已,“特别感谢这些爱国爱乡爱家、有情怀有担当的热心人士!接下来,我们要着手旧志的点校事宜,补齐这段缺失的历史,以飨读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