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5月27日,意大利企业菲亚特-克莱斯勒向雷诺提出合并提议,雄心满满欲成为世界第三大汽车生产集团。然而仅过了10天,6月6日,菲亚特就宣布撤回向雷诺提出的经营合作方案,谈判似乎以破裂告终。

从戈恩案到菲亚特撤回合并提案,雷诺这200天经历了啥?

菲亚特6日宣布撤回向雷诺提出的经营合作方案,谈判似乎以破裂告终。(图片来源:法新社)

短短10天时间,合并计划如何破裂?

提案被撤回的理由是什么?菲亚特在声明中指出“法国目前不具备成功推进(合并)的政治条件”,即认为雷诺的第一大股东——法国政府对经营合并计划过度干预。

那么,谈判已经彻底破裂了吗?法国交通部长博尔纳(Elisabeth Borne)11日表示,他认为合并计划“没有结束”。这一表态与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此前的言论相似。

而在媒体的报道中,多以“失败”、“计划告吹”来形容两家企业的合并提案。根据博尔纳的表态,合并计划姑且看做没有结束,但至少是确确实实陷入了困境。根据法媒报道,很大一部分阻碍的确如菲亚特公告所说,来自于法国政府。

为何这样说?根据法国《世界报》报道,雷诺董事长塞纳(Jean-Dominique Senard)12日表态称,他对政府最终不将合并提案在6月5日交由董事局投票的决定感到十分遗憾。塞纳表示,在他作为实业家的生涯中,极少能看到能够带来如此多积极协同效应的合并。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第二日(6日)菲亚特就宣布撤回合并提案,这或许与法国政府的态度有直接关系。

从戈恩案到菲亚特撤回合并提案,雷诺这200天经历了啥?

图为2018年巴黎车展,雷诺发布全新概念车。(图片来源:中新社)

菲亚特曾与法国政府讨论一系列让步

至于菲亚特所暗示的“法国政府过度干预”也并不是无迹可寻。菲亚特公司曾做出让步,同意将双方合并后业务的欧洲总部设在法国,此举旨在赢得法国政府支持这两家车企拟议中的合并交易。

不仅如此,在菲亚特宣布撤回提案之前,还曾与法国政府讨论其他一系列让步。《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其中包括是否确保法国政府在合并后公司的董事会占有一个席位。法国政府正在争取一个有保障的董事会席位,并要求合并后公司首席执行长塞纳任期至少为四年。菲亚特-克莱斯勒的提议包括让塞纳出任合并后公司的首席执行长,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董事长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担任非执行董事长,但没有明确二人任期长短。

当然,合并陷入困境的阻力不仅仅来自法国政府,雷诺-日产联盟的另一方——日产公司也占据一部分原因。

新华社报道,勒梅尔8日提及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搁置一事,说法国政府只是履行股东应尽的义务。他说,做事应该“按正确顺序……首先应巩固(雷诺-日产)联盟”,否则一切都可能崩塌。

雷诺持有日产43%的股份且有投票权,日产在雷诺持股15%,没有投票权。不过,日产汽车销量近几年远高于雷诺,触发对两者联盟关系“不平等”质疑。法新社称,戈恩遭逮捕使两家企业之间的紧张关系“公开化”。

从菲亚特宣布合并提案到撤回提案的这10天时间里,日产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赞同或反对这次合并,但根据法媒《观点报》报道,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曾在3日发出警告称,任何与第三方的合作都将从根本上改变日产与雷诺在联盟之中的关系,并表示将彻底重新考虑两者的关系。

法国《费加罗报》8日报道,雷诺董事长塞纳将随同法国总统马克龙6月下旬访问日本。该媒体认定,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计划告吹,可能成为它与日产重新对话的契机。

为了巩固雷诺-日产的联盟关系,法国政府也已经表态称可以减少政府在雷诺的股份。法国政府持有雷诺15%的股份和22%的投票决定权。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产十分介意法国政府对雷诺决策的影响力。

法国《世界报》报道,塞纳也于12日在其上任后的首次股东大会上表态,希望优选考虑与日产及三菱的联盟关系。在大约900名股东面前,塞纳说道:“没有联盟的成功,就没有雷诺的成功。”

从戈恩案到菲亚特撤回合并提案,雷诺这200天经历了啥?

图为2018年11月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视察雷诺Maubeuge工厂时,戈恩(左)作欢迎演讲。戈恩于同月19日在日本被捕 (图片来源:法新社资料图)

戈恩的“幽魂”笼罩 今年依然很艰难

事实上,塞纳原为轮胎生产商米其林集团的董事长,是在戈恩案发生后临危受命来管理雷诺。而戈恩本人虽然已辞职,但他对雷诺的打击却不容小觑。

据悉,雷诺与日产1999年结成联盟,戈恩从雷诺调任日产,出任社长,两年内率领日产“起死回生”并逐渐壮大。在戈恩推动下,雷诺和日产于2016年与日本三菱汽车公司结成三方联盟,他随后执掌三家车企。

这名前掌门于2018年11月在东京遭逮捕,涉嫌瞒报巨额收入、公款私用等多项指控,多笔问题支出均出自日产,严重冲击这一合作了20年的车企联盟。

法国《世界报》报道,戈恩的倒台给雷诺的股东们带来了沉重的代价。自从戈恩被逮捕,雷诺的股价几乎跌至低谷——约55欧元。在一年之内,这家法国汽车制造商几乎失去了近三分之一的市值。

除了股东之外,雷诺集团也受到国际形势低迷和技术动荡的影响。雷诺由此转而对电动汽车进行了大量的投资,然而该领域的投资回报仍不确定。

根据雷诺公布的业绩,该集团在2018年的净利润为33亿欧元,比2017年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很大一部分是源于日产所处的困局。而雷诺2019年财政计划表明,今年将会更加艰难。

(编辑:夏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