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王简编译】法国卫生当局在为现有防疫措施辩护的同时,变异新冠病毒传播使法国的新冠疫情看不到好转或者政府推出更有力措施的迹象。法国东部摩泽尔省(Moselle)由于疫情严重,被德国列为高风险区。德国政府宣布从摩泽尔入境德国须提交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法国方面正在协调,希望用抗原检测(test antigénique)取代聚合酶链式反应(PCR,俗称核酸检测)检测,方便人员流动。法国卫生总署(DGS)署长表示,不排除在疫情进一步恶化情况下,在全国范围实施更为严格的防疫措施。大巴黎地区一线医生认为,疫情恐难逆转。全国私立医院协会表示准备腾出大量重症病床,应对可能出现的疫情失控状况。

德国要加强边控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大东部大区与德国相邻的摩泽尔省疫情非常严重,特别是新冠南非变异病毒株在此广泛传播。为此,德国政府宣布将摩泽尔省列入新冠变异病毒株流行的疫情最高风险区,从3月2日星期二起加强与该省相邻的边境的管控,只有出具48小时内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阴性证明的人才可进入德国。

28日,法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秘书博纳(Clément Beaune)说,法国政府正与德国方面谈判,希望能减轻检测方面的检控,方便跨境上班的人。“我们对德国方面的决定表示遗憾,因为采取的措施太过严格,将给民众带来极大的不便”。法国方面希望用抗原检测取代内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这可以方便跨境工作的人。

法国大东部大区议会议长也表示,没有想到德国方面会作出这样“过于强烈的”决定。他说,摩泽尔省有16000人须跨境到德国工作。“用抗原检测更为简单、灵活,也比较适合边境居民的情况”。

萨洛蒙:宵禁有效

卫生部下属卫生总署署长萨洛蒙(Jérôme Salomon)在接受《星期日报》(Journal du Dimanche)采访时说,防疫宵禁实施效果非常好,但他不排除在疫情恶化时采取全国范围的、更为严格的措施。

萨洛蒙说,1月中旬以来每晚6点开始的宵禁措施对禁止私人聚会非常有针对性,邻国政府对法国宵禁的效果感到惊讶,希望效仿。

2月28日,巴黎塞纳河边野鸭戏水,人们闲坐,俨然“不知有疫”悠然景象。25日巴黎市府一度放出“封城三周之后全部解封”的“假设”传言,在市民中造成一定混乱。不少市民抓紧时间出门享受“封城前的自由时光”,也有人认为疫情即将在三周后结束。对此,法国政府给予了澄清:疫情仍然非常严峻;抗疫工作仍在中央政府的控制下有序进行。(法新社图)

至于尼斯和敦刻尔克两地实施的周末两天封城措施,萨洛蒙说,“我们将对这一措施的效果做出评估,但就此前海外省圭亚那的情况看,这是给民众造成困难的措施,但确实会产生效果”。

至于未来是否可能采取更严格的广泛的措施,萨洛蒙说除了省一级范围的措施外,“多个大区也可能会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如果形势真的恶化,全国范围也可能实施更严格的措施”。

据萨洛蒙的说法,“新冠英国变异病毒成了法国境内流传最广泛的病毒株”,占确诊病例总数的53%,这种病毒株传染力更强。但是,“如果所有人都动员起来,我们仍可以避免封城”。他说,封城措施在疫情面临失控时非常有效,但这是“最后的选择”。

包括大巴黎在内的多个地区就要开学,萨洛蒙说学校的防疫措施非常严格,也起了作用,大规模的唾液检测将带来更多的积极效果。

此外,他谈到集体免疫问题,要遏制疫情必须使免疫者占到总人口的80%,“目前全法居民的15-20%有免疫力,另外有5%的人接种了疫苗”。

总理要求加强检查

27日,总理卡斯泰会同内长达马南和卫生部长韦朗,与20个疫情最为严重的省的省长及地区卫生署负责人一起召开视频会议,要求各地加强对包括宵禁在内的防疫措施实施状况的检查,改善疫苗接种工作,在学校展开唾液检测,严格实施远程工作,目的是“尽一切努力,避免全国性的封城”。

一线医生:大巴黎疫情恐难逆转

大巴黎地区所有省份都在全国疫情最严重的20省之列。上塞纳省Raymond Poincaréde Garches医院重症病房主任阿纳内(Djillali Annane)说,“如果不采取紧急行动,疫情很快会失控,我们感觉到情况日渐紧张,而且势头不可逆转”。

他认为,大巴黎医院重症病房已经达到极限,“超过70%的病人是新冠病人。”15天以来,新冠病人中多是英国变异病毒株感染者。他的医院还没有往其他医院转移病人,但整个大巴黎地区几天来已经开始调节各医院的病人,尽可能延迟重症病房全面爆满情况的到来。

阿纳内认为,包括宵禁在内的现有的防疫措施不足以改善大巴黎疫情,因为“每100个感染者中会有一人进入重症病房,我们每天都看到感染人数在增长,就是说,尽管实施宵禁,随着重症病房病人的增加,感染人数也在全面增加”。

加龙河两岸禁止聚会

连日来,图卢兹市加龙河两岸某些地段民众聚集过多,而且往往不能保持社交距离,还有不少人不戴口罩;图卢兹市感染率已超过每10万人259个确诊病例的警戒线,引发上加龙省省长的不安。省长一方面下令从27日起加强对市中心防疫措施实施状况的检查,另一方面下令从28日零时起到3月8日零时关闭加龙河两岸民众喜欢聚集的场所。

巴黎市府“封城假设”遭批

巴黎市政府2月25日放出消息,表示在考虑对巴黎实施为期三周的封城,并在三周封城结束后开放包括酒吧、餐馆、文化场所在内的所有地点。

巴黎市政府这一“提议”随后引发多发批评,法国总理让·卡斯泰表示此举“不可能”,批评巴黎市政府“别说废话”。巴黎第一副市长Emmanuel Grégoire随后表示此事仅为“假设”,而非“提议”。但是,封城传言在市民中造成一定混乱。

大巴黎地区议会议长贝克雷斯28日表示,单独在巴黎市实施封城措施没有意义。她说,大巴黎所有省目前都置于严密监控之下,必要时可能在局部地区实施封城,但她仍希望尽一切努力避免重新封城。此外,如果要实施额外的防疫限制措施,必须是全地区性的,单单巴黎封城没有意义。

私立医院随时提供支援

法国私立医院协会(FHP)28日表示,“如果新冠疫情进一步恶化”,私立医院“可以增加重症病房的接待能力,腾出更多病床给新冠病人”。“目前有1500-2000张重症病床用于新冠病人,我们可以增加到4000张”。比如,大巴黎地区的私立医院可以接待该地区20%甚至30%的重症新冠病人(在第一波疫情爆发的时候,大巴黎私立医院重症病房就曾接待过27%的该地区重症新冠病人)。增加病床的办法主要是取消其他治疗、手术计划,这样能腾出20%到50%的病床。

法国私立医院协会还表示,私立医院不光可以接待新冠重症病人,还可以给其他非新冠病人做治疗、做手术,一方面减轻公立医院压力,另一方面可以避免拖延某些病人的治疗。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