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法国里昂绿党籍市长(Grégory Doucet)宣布取消学校含肉午餐的决定,引发各方论战。

“穷孩子吃不上肉了”

农业部长迪诺曼底(Julien Denormandie)2月21日发表推特,就里昂学校素食餐的问题谴责当地官员:“不要把意识形态装进孩子们的饭碗。他们成长需要什么就要给他们吃什么,肉是一部分。我说的是里昂。”

周二(23日),迪诺曼底在RTL电台节目上再次表示不赞成:“谁能理解,共和国的(学校)食堂里竟然完全不提供含肉午餐了?显然我是不能理解的,就像很多很多学生家长一样。”

此前,内政部长达尔马宁发布推特谴责“意识形态丑闻”:“那些所谓代表伦理和精英的‘环保分子’除了侮辱法国农民和屠夫,还排斥平民阶级”。

达尔马宁在推文中给出另一个反对理由:“很多孩子只有在食堂才能吃得到肉。”

政府发言人阿塔尔也在电视节目上表示:“我一向主张将选择权留给孩子们,而不能做出意识形态性的决定。”

不过,法国环保及能源转型部长蓬皮利(Barbara Pompili)23日回应说,对有关争议感到“非常遗憾”:“又回到了老掉牙的辩论,满满都是‘糟糕的’刻板印象:素食一定营养不均衡之类的……又有人在说贫穷家庭的孩子吃肉少,明明有研究显示恰恰相反。”

市府:提供无肉“简餐”是为防疫

乍看上去,里昂市政府的做法似乎不太不合理:怎么能不让孩子们吃肉呢?他们可正在长身体呀!

不过,细看就能发现,市政府有自己的“苦衷”:做出这样的决定主要是为了满足繁复的食堂防疫规定。

里昂市政厅解释道,考虑到教育部规定(孩子在食堂用餐时必须保持两米距离),同时在餐厅用餐的学生人数大大减少。因此,统一配无肉套餐(没有肉,但是有鸡蛋和鱼)能加快上餐速度、便于所有人都能在午休时间吃完饭。

另一方面,里昂绿党市长杜塞(Gregory Doucet)争辩道,无肉套餐其实是“历史遗留决定”:早在2020年春季第一次禁足时,上一任市长(科隆)就采取了同样的措施,但没有引起任何争议。

去年春天,时任里昂市长的科隆(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籍)也曾做出只在学校提供无肉餐的决定,但他周一却发推特力挺示威农民,并在BFM电视台上解释说,自己当时的决定完全是基于防疫基础上做的,没有掺杂意识形态。图为科隆。

其实,在政府高层作出反应前,这场关于食堂餐饮的争议是由绿党EELV的反对者——右派引发的。右派参议员Bruno Retailleau和执政党议员Aurore Bergé也通过推特谴责里昂市长。

里昂市长杜塞表示,市政选举时,右派曾与科隆联合,而“他们说的所谓意识形态,只让我觉得可笑”。言下之意,现在掀起舆论争议,可是对环保党赤裸裸的“双标”攻击啊!杜塞在推特上回应内政部长达尔马宁时强调:“当与您同一政治阵营的科隆做同样的事情时,您可没说过这些话。”

小题大作还是意识形态问题?家长有话说

撇开政客间的嘴仗不谈,“此案”直接当事人——学生家长们怎么看?

在Victor-Hugo小学,家长和孩子们似乎反应并不是很激烈。例如,四年级小学生尼娜“总是选择不含肉的菜单”,女孩的母亲伊莉丝(Elise)解释道:“妮娜更喜欢吃鸡蛋和鱼类”。伊莉丝还坦白道,自己很难理解为啥要在里昂食堂菜单问题上“小题大作”:“我觉得这样有点没必要。这是目前比较明智的选择”。而且早在5月和6月,食堂已经因为疫情原因提供类似套餐:“但在当时,他们只是简单地把这称作是便餐”。

“法国国家营养健康计划”建议的儿童每天食肉量,以及应该优先选择的肉的种类。

在Robert-Doisneau小学,家长阿曼丹(Amandine)也觉得没有必要为此吵嘴仗。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个上托儿所、另一个上小学:

还是别将这事儿政治化了。在我看来,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肉的质量。到目前为止,肉不好,孩子们都不怎么愿意吃。

当然,也有家长不这么看。例如,孩子上一年级的家长玛里恩(Marion)就很不满意:

令我困扰的是,我们被强加了这种无肉菜单。他们声称制作、重新加热含肉套餐需要的时间比鸡蛋或鱼套餐更长,这个说法我不买账。我看呐,这就是意识形态问题。

2个孩子皆在Lamartine小学读书、名为爱丽丝(Alice)的家长也这么想。她谴责“环保人士过于强硬”:“没有与家长们商量”、“学校不应该卷入意识形态问题。”

比起家长们,当地的农业经营者的反应更直接:有人已经开着拖拉机和卡车在Général-Sarrail码头“安营扎寨”、以示愤怒。

▲周一(22日),一些农民示威抗议里昂学校食堂仅提供无肉餐。(法新社图)

罗纳省农业经营者公会联合会主席(FDSEA)主席吉林(Pascal Girin)也就农产品销路问题发话了:“我们难道要一边拦着孩子们享用当地肉制品,一边专门从南美引进植物蛋白农产品?”不过,市政府已经向当地农民保证,无肉菜单只不过是暂时措施。

法国人吃肉越来越少

联合国此前关于气候变化的报告指出,西方以肉食为主的饮食正在加速全球变暖。饲养牛、羊等牲畜不仅会消耗更多的土地和资源,动物所排放的甲烷气也会加剧气候变暖。

畜牧业每年制造的温室气体总量产生的升温效应相当于71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其中牛是最大的气体制造者。另外,加工、运输和冷藏环节都会释放大量的二氧化碳。

欧洲人均消费多少肉?

那么,法国人吃肉算多吗?和欧洲其他国家比怎么样?

调查显示,自1998年以来,法国人均肉类消费量近年来逐步降低,回落到70年代末的水平。

据法国农业部下属统计机构(Agreste)数据,2019年法国人均年消费肉的数量为86.3千克。该机构在统计时把家禽家畜的骨骼与肌腱等也包含在内。

法国人均肉消费量在逐年减少,从2007年的每天食肉153克降到2016年的134克。2016年法国人平均每周吃10.1次肉(包括红肉(橙色)、禽类/野味(黄色)、加工肉制品(红色)、肉馅(绿色)和内脏(灰色)等)。这一数据还在不断减少。

此消费量接近欧洲平均水平,与德国人相当,远低于西班牙人(平均100千克),但高于意大利人(77千克)。

2014年,中国的人均肉类消费量达到每年60公斤。当时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制定的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计划在2020年把全年人均吃肉降到29公斤,旨在调整膳食结构。

牛肉跌下神坛,鸡肉“上位”!

报道称,法国肉类消费量减少有素食主义、保护环境、保持健康等多种动机,其中牛肉不再是如今的第二大消耗肉了。

牛肉的消费量下降,被谁取而代之了呢?是家禽!

2019年,虽然猪肉的领导地位仍不可撼动(37%),但第二名成了家禽(33%),明显领先于牛肉(26%)。

越穷越爱吃肉?

为什么呢?最主要还是因为便宜:法国农业部下属的农作物办公室FranceAgriMer联合凯度消费者指数(Kantar World panel)进行的调查显示,2009年时,猪肉的价格仅为牛肉的一半,到2019年,猪肉价格几乎上涨了50%,从6.4欧元上涨到10.1欧元。

另一方面,猪肉与鸡肉的价格也进一步拉大,2019年,鸡肉的平均价格为7.3欧元,比猪肉便宜27%。

话虽如此,“红标鸡肉”(Label Rouge)的价格并不便宜,家乐福线上超市价格为一公斤24欧元。

实际上,消耗肉类最大的那部分人,往往是收入最低的群体。2016年一项调查显示,按职业分类,法国成年人平均每天消耗肉类最多的职业为工人(人均151克),之后是农民、工匠与商人(137克),消费肉类最少的是高管与自由职业者(113克)。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