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2月23日李非编译】没有人希望国宝流落在外,法国政府最近便向企业求助,希望能帮助法国国家图书馆,将法国文学家萨德侯爵(Marquis de Sade)的色情文学《索多玛120天》(The120 Days of Sodom)的手稿从私人基金会手中赎回来。而这本集黑暗、淫乱、极端于一身的“小黄书”的珍贵之处不止在于450万欧元的高价,更是因为其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对文学观念的看法。

将“最不纯洁的故事”赎回来,就给你的企业减税

如果将《索多玛120天》称为“有史以来最不纯洁的故事”,那再贴切不过了。它是萨德于1785年在一幅长12米、宽11厘米的卷轴上,以小字写成的。

英国《卫报》报道,故事讲述了四个浪荡子,为了寻求极端的性满足,绑架了十几岁的男孩和女孩。书中绝大多数表述都太过淫秽、暴力,无法被引用,因为一个又一个无名的受害者遭受了越来越复杂和疯狂的折磨。

创作这个故事时,经历了一系列性丑闻的浪子萨德,正在巴士底狱服刑。1789年,巴士底狱被攻陷前10天,他转移到了精神病院,被迫留下了许多最珍贵的财产,包括藏在墙缝里的一个铜圆筒。同年7月14日,当他的妻子动身去巴士底狱取他的财物时,一切都已太晚:革命者抢先一步,她只得空手而归。

逃过了巴士底狱的猛攻,这份手稿在一个普罗旺斯贵族家庭手中保存了100多年。后来,手稿被卖给了一位德国收藏家,1904年,他允许性学家伊万·布洛赫(Iwan Bloch)首次出版了这本书。

直到1929年,手稿被萨德的后代Noailles家族获得。但可惜的是,它在1982年被走私到了瑞士,并在那里卖给了一位色情作品收藏者杰拉德·诺德曼(Gérard Nordmann)。

2014年,《索多玛120天》手稿被一家私人基金会收购,并在巴黎展出。由于基金会主任被指控欺诈罪,展览被迫提前结束,这幅从狱中开始的手稿再次被锁起来。2017年,法国文化部长将其列为国宝,并在拍卖时禁止其出口。

现在,法国政府正在寻求企业的帮助,政府表示,如果谁能帮助法国政府为国家购买该手稿,就可以减免企业税。

图为萨德侯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它让文学变得比以前更危险

如此花钱花力气将手稿赎回,或许正说明,这部作品并不仅仅是一本猎奇的小说。它被描述为萨德“最激进、最不朽的”的作品,法国政府表示,这本“黑太阳”般的文学“臭名昭著”的声誉,以及它对20世纪法国作家的影响,都意味着在萨德的全部作品中,它是“极其重要的”。

这本书原本于20世纪50年代在英国被禁止传播,甚至引发了一连串针对“色情作品”是否可以文本化和视觉化进行了辩论。

但2016年,企鹅出版集团将它作为Classic系列之一翻译出版。出版商这样介绍道:这本令人不安但非常重要的书,影响了历史上无数的人,福楼拜和波德莱尔都读过,超现实主义者为萨德着迷,帕索里尼等电影制作人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了与20世纪历史的相似之处,安德莉亚·德沃金(Andrea Dworkin)和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等女权主义者因他产生了分歧……

“这本书的作者将与世界文学史上的伟大人物并肩而立,这些文学家或许会在坟墓中听到萨德也进入了‘俱乐部’的消息后昏倒。”小说英文译者威尔·麦克莫兰(Will McMorran)表示,“《索多玛120天》不是一部吸引读者的作品,而是对他们的攻击。谢天谢地,阅读这本书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卫报》则评论称,《索多玛120天》这样极端的小说是“经典”合集的一部分,这告诉我们,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的文学观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而它作为一本经典著作出版,进一步改变了文学观念:如果它让萨德变得更受尊敬,它也让文学变得比以前更危险了。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