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2月23日夏莹编译】把钱放进银行是法国人在疫情期间十分热衷的一件事儿。根据统计,自疫情暴发以来,法国人累计的储蓄金额高达2000亿欧元。那么,如何利用这笔钱来刺激消费呢?按照法国人的风格,当然是……征税!

防患未然,法国人疫情期储蓄激增

综合《费加罗报》、BFMTV报道,商店关门、餐馆谢客,剧院也无法开放,再加上宵禁、出行困难以及前景不明所带来的焦虑……种种原因促使法国人抑制消费。根据OpinionWay日前为Meilleurplacement.com所做的一项调查,自健康危机以来,法国人每月平均存储276欧元。而根据法国央行的初步估计,在2020年和2021年,法国家庭的银行账户中预计将多出2000亿欧元,其中有1300亿欧元是在2020年存入的。仅仅两年的时间,法国人的存款金额就比以往增加了一倍。

如果说法国人将大量的钱存入银行,那是源于国家对于家庭收入的人为调控。可以说,疫情“成本”的2/3由国家公共账户来承担,另外1/3由企业来承担。因此就家庭而言,生活水平仅有小幅下降。2000亿欧元正是健康危机在法国2020年和2021年公共财政中的预估成本。如果说疫情导致公共支出增加,也促使法国人更加积极地进行储蓄,防患未然减少支出,与此同时失业风险加剧。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注意到,这种趋势仍在加剧:1月份,认为应当把钱存入银行的家庭比例急剧增加。

对于政府而言,法国人的这笔存款对经济复兴至关重要,必须面向消费和投资。然而,这笔钱大多数掌握在最富裕的纳税人手中,引发热议的是:是否要对他们的存款征收“新冠税”?

“相比之下,这场危机导致了更多的不平等“,BFMTV经济专栏作家Emmanuel Lechypre表示,“对于这2000亿欧元来说,其中的70%掌握在20%的最富有的人手中。对于左派来说,这种税是再适合不过了。”

巴黎街景。(图片来源:新华社)

重建”巨富税“?

如此以来,政府如今面临多个选择。上述经济学家尤其提及提高人寿保险(assurance-vie)税额和重新出台“巨富税”(ISF)等方法。

然而,想要接收这笔财富并非易事。“因为最富裕的法国人的财富主要是基于房地产,也就是说附加值极低。而如今的情况也并不适合进行其他类型的投资”,法国经济信息与预测局(Bipe)首席经济学家Anne-Sophie Alsif表示,“因为即使人们掌握巨额财富,但身处如此的危机中,所进行的投资必须非常有保障,通常就是房地产和政府债券。如今所需要的,是如何引导这笔存款来资助生产部门”。

事实上,新冠危机促使人们对“巨富税”的正当性进行讨论。对于前执政党社会党来说,“巨富税”是最富裕阶层对经济做贡献的重要杠杆。对于现政府而言,毫无疑问可以通过提高税收来抵消复兴计划的成本。

振兴经济,政府如何选?

经济部长勒梅尔曾在2020年3月份时表态称:“不应该是税收为这些支出提供资金。从长远角度来看,是法国经济的力量和重新增长令我们摆脱这笔债务。”

对最富裕阶层的存款进行征税,这并不如看起来那样简单。“越富裕,资金转移能力越强。对‘新冠存款’征税,将陷入与‘巨富税’相同的陷阱。”Anne-Sophie Alsif认为。

对于媒体人Agnès Verdier-Molinié而言,最富裕阶层已经为国家税收做出了巨大贡献。“收入所得税、财产税、居住税、遗产税、不动产财富税……最后的结果就是,最富有的10%的人支付的税款超过了国家直接税收的50%。”她说。

无论如何,在Anne-Sophie Alsif看来,这笔储蓄终将被消费掉。“企业家已经注意到,我们正处于短暂的危机之中,这种危机有可能卷土重来。”数据可以说明一切:在2020年两次“封城”结束后,投资和消费水平均有所回升。

财富管理机构“我的财富伙伴”(Mon Partenaire Patrimoine)总裁Jérôme Dedeyan则认为,政府正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一方面政府希望这笔存款中的一部分能够尽快投入消费,还有一部分能够用于生产性投资,创造财富和就业。与此同时,我们还背着大量债务。这是政府必须做出的权衡。”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Jérôme Dedeyan表示:“要振兴这个国家,就不应该继续增加如此巨大的社会征税,尤其是对哪些创造财富和就业的人来说。”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