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2月22日秋狸编译】经历了数年的大都市化进程,一些人口少于10万的中型城市(或称中等城市)似乎正在重新受到法国人的青睐,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封锁措施更加助力了这种趋势的发展。这是否意味着法国有望借此机会,平衡各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均的顽疾呢?

新冠疫情之下,法国人“逃离”大城市

法国《世界报》报道,在布列塔尼伊勒-维莱讷(Ille-et-Vilaine)省,39岁的梅拉尼(音译)在此过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她的住所在该省东北部的富热尔(Fougères)市,周围环绕着青葱草地和中世纪遗迹,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城市的优点这里都有,城市的缺点这里一个都无。”在巴黎生活了12年之后,这位博主兼数字通讯顾问去年10月初搬着箱子来到了这座小城。“在这里,我的公寓是以前的两倍大,还有一座花园,而租金是在巴黎时的一半。”她说。当然,这里的娱乐设施的丰富程度无法与大城市相比,不过这里依然有一个音像中心、一个剧院、一所电影院、一个文化中心……“如果疫情结束了,我特别想看某场演出,我总可以去一趟雷恩或巴黎,”梅拉尼补充说,“有公交车和高铁(TGV),要去哪里都很容易。”

现年45岁的马修是巴黎一家会计事务所的项目负责人,他最近刚携妻子和孩子搬到位于奥弗涅-罗讷-阿尔卑斯大区阿列省心脏地带的维希(Vichy)市。“这是一个从春天到冬天都极富生命力、安全而宜人的城市。”他热情地说:“我们以前经常在这里度假,总是感觉很好。所以一旦老板给我开了绿灯,允许我每周两天可以远程办公,我们就立刻奔了过来。”

巴黎智库“城市工厂”(La Fabrique de la cité)2020年11月25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以及远程办公模式的兴起,21%的法国人以及31%的大城市居民考虑搬家。这些人的理想居所在哪里呢?调查显示,里昂、波尔多、马赛等耳熟能详的大城市不再是人们的目标,而瓦朗斯(Valence)、坎佩尔(Quimper)、奥尔良(Orléans)、阿尔比(Albi)、索恩河畔沙隆(Chalon-sur-Saone)和昂古莱姆(Angoulême)等居民数大约在2万-10万的中等城市成了人们的“新宠”。


法国维特雷市掠影。(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Unsplash)

拥有城市乡村优点,中型城市重获“青睐”

“人员、工作与财富过度集中的模式导致了永不停歇的竞争,模式化的生活方式以及社会排斥现象,这种模式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塞纳河畔讷伊市市长让-克里斯托弗·弗罗曼丹(Jean-Christophe Fromantin)言之凿凿地说,他多年来一直呼吁人口结构再调整。“如今,人们希望生活在更舒适的城市中。”报道称,这种愿望不仅存在于企业高层以及有家庭的人群中,根据2020年公布的最新法国城市吸引力晴雨表,35岁以下受访者中63%表示想选择在中型城市成家立业。

长期困在大城市阴影之下的中型城市终于要“卷土重来”了?报道称,好几个迹象都显示出希望很大。瓦朗斯市市长尼古拉·达拉贡(Nicolas Daragon)最近经常合不拢嘴。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最新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瓦朗斯市居民人口新近达到64726人,五年内增长了4.8%。“我们从1975年以来就从未见过这种场景了!”他满意地说,“看来我们的睡美人终于要苏醒了!”

独立房产经纪人维罗妮卡依然沉浸在兴奋中。两周之内,她在德龙-阿尔代什完成了两单大生意:一幢售价58万欧元,位于瓦朗斯旁博蒙(Beaumont-lès-Valence)的带泳池的家庭住宅,还有一间售价42万欧元,位于吉耶朗格朗热(Guilherand-Granges)的160平米住宅,为该省2020年波澜壮阔的房产市场年画下了浓墨重彩的句号。“疫情让许多人决定改变生活状态,或购买更大的房子。”她说,“这些往常需要很长会时间才有人问津的房产现在有些不到一个月就售出了。”

奇怪吗?报道称,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以理解。这些中等城市有许多吸引人的点:宁静的环境、容易负担的生活成本、更亲近自然、更宽敞的居住环境、完备的公共服务……“现在,这些城市不再被视为‘两不沾’——即既没有乡村魅力也没有都市活力,而是成为了‘两头有’——既有生活质量,又有基本保障。”“城市工厂”的研究部主管克洛伊·瓦赞-博尔默斯(Chloe Voisin-Bormuth)强调。

就业问题,各地“抢人大战”的焦点

但是,理想与实现之间总会差着一步。“人口的流动仍主要取决于经济活动与就业机会。”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研究主管纳丁娜·列夫拉托(Nadine Levratto)指出。因此,建立在活力地区的中等城市在起跑线上就有很大优势。距离布列塔尼大区首府雷恩市仅35公里的维特雷(Vitré)就属于这种情况。在2020年第三季度,法国的失业率跃升至8.8%时,维特雷市的失业率一直没有超过5.3%,在整个大区也是最低数字。

德龙省瓦朗斯市的发展势头也很猛。自2013年以来,该地区的工业就业人数增长了6%,相比之下,该市所在大区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虽然是法国首屈一指的工业地区,总就业人数却反而下降0.1%。在该地区所有工业巨头中,新鲜面团界的大拿Saint-Jean公司自1962年起就把工厂建在德龙。公司最近提出了7000万欧元的扩建计划,希望到2023年能将其产能提高2.6倍。更令人关注的是,公司还计划招募150人。

这些城市的生态系统对于初创企业也很友好。47岁的斯特凡在瓦朗斯建立了自己的企业,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可操纵的运动冰爪。“阿尔代什是’发明之地‘,德龙是’企业之地‘,所以我选择在这里定居。”他说,“尽管体育比赛几乎完全停止了,去年我们还是成功将营业额增加了20%,目标是在4年内赚到700万欧元。”

显然,如”黄马甲“运动所显示出来的那样,并不是所有地区都具有瓦朗斯的活力。“1973年石油危机后,当局放弃了城市均等发展的目标,许多省会与副省会经历了加速灭亡的过程。”法国社会科学高等学院博士阿基里·沃纳特(Achille Warnant)说,“此外,在世界范围内,许多大公司纷纷撤离,许多地区遭遇了非常严重的经济困难,主要集中在大东部地区、勃艮第-弗朗什孔泰大区、上法兰西大区……”

但是,命运是可以被改写的。以大东部大区阿登省沙勒维尔-梅济耶尔(Charleville-Mézières)市为例,1975年至2015年,这个冶金铸造出名的城市因为去工业化而失去了超过1.2万个工作岗位,但各社区共同牵头采取了积极主动的政策后,城市正在改变。“为了留住年轻人,我们在市中心建立了一个大学城,”市长博利斯·哈维尼永(Boris Ravignon)说,“我们还依靠文化遗址和位于法比卢三国十字路口这一地理优势,积极发展旅游业和服务业。”他们的新形象成功了,奢侈品集团爱马仕决定在2022年之前在该市北部建立第二座皮革工厂。

疫情能否助推法国地区平衡发展?专家表示不乐观

中等城市的“叛乱”会发展为一场深刻的革命吗?列夫拉托对此表示怀疑。“的确,随着远程办公技术的发展,一些中型城市能够吸引一小批活跃劳动力,”但如果说想在法国建立起如德国那样,各地都能够均衡发展的发达城市群,还有很多路要走。她强调,“许多职业,比如服务业和工业的许多工作都完全不可能靠远程办公完成。”

如果城市外逃的现象真的发生,那么也是大城市附近的中等城市受益最多,而这些城市中的大多数目前已经颇具吸引力。哈维尼永表示,如果国家不推出更多合作计划,平衡资源,处于困境中的中型城市只能自行争夺,这将永远不会成为长久之计。“为了全球经济增长,我们要建设大巴黎和其他大城市,我并不反对,但希望其他地方也能够从中获益。”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