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2月17日顾砚编译】在所有非必要商店关闭和禁止大规模聚集的防疫措施下,知名的德国科隆狂欢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首次取消。对这座城市的很多人来说,这无异于一个巨大的灾难。

不仅玩乐这么简单狂欢节整个科隆的大买卖

经营奇异服装商店的老板Belinda Krone在接受《欧洲政治周报》网站(Politico.eu)采访时说:“我的销售额下降了99%。”她往年可以卖出600套服装,今年只卖了20套。虽然政府补助了她的店铺资金,但她表示,如果没有丈夫的支持,她早就关门大吉了。目前,她还一直开着店铺,接受网上的订单,并向偶尔路过的游客销售服装。

事实上,狂欢节在科隆是一项大生意。据2019年的一项研究,狂欢节平均每年可为科隆创造6500个就业机会,并通过酒店、服装和相关活动等服务,创造6亿欧元的价值。每年,狂欢节都能吸引210万人参加。

科隆狂欢节委员会主席Christoph Kuckelkorn身穿全套狂欢节服装的同时,还戴着FFP2口罩。他说,今年的酒店业收入为零、餐饮业为零,服装销售非常少。只能通过数字项目获得一点收益,但远远不足。据委员会的数据,今年的收入下降了98%,“狂欢节经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作为科隆百余个狂欢节社团的代表和游行活动的组织者,狂欢节委员会今年想要保留一些往年的传统。虽然所有活动都是由志愿者完成,但仍有其他的开支,大部分在线活动也是亏损的。

一名网上募捐者日前筹集了85万欧元,准备分发给狂欢节的表演者和相关组织,帮助他们度过危机。

2020年7月23日,在德国科隆,行人从科隆大教堂前经过。(图片来源:新华社)

此外,狂欢节的经济缺失还影响到了整个城市的经济运行。由于长期封禁,该市的资金已经捉襟见肘。市议会预计,2021年的预算缺口将达到2.77亿欧元,主要原因是商业税收下降了1.82亿欧元。

狂欢节搬到了网上,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一般来说,德国的狂欢季会持续数月,从11月开始,并在大斋节的前一周达到高潮(今年大斋节从2月17日开始)。Kuckelkorn说,人们的生活需要一些颜色,尤其是在冬季,狂欢节正可以为这个城市增添色彩。但是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线下的庆祝活动被取消,这种情况在世界大战和大萧条时期也仅发生过寥寥几次。

今年科隆的庆祝活动转移至了网上。原本拥挤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一些狂欢节歌曲从窗户里传出来。

欧洲很多地方的狂欢节活动也像科隆的情况一样。威尼斯的狂欢节活动转移到了线上;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维亚雷焦(Viareggio),花车游行推迟到了秋季;比利时班什狂欢节则全面取消。

狂欢节的缺失还对科隆市民的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对于很多市民来说,狂欢节比圣诞节还要重要;很多狂欢节社团还会定期聚会,进行舞蹈、唱歌、表演等活动。

科隆历史最长的狂欢节团体“Die Grosse von1823”的会长Joachim Zöller说,狂欢节是科隆的一部分,是科隆市民的灵丹妙药。该团体今年的活动在线上举行,但他表示,如果明年还是如此,这招就不再有用了。

Kuckelkorn还说,狂欢节还是一个可以改变观点的节日。“你穿上特殊的服装,改变你的视角,进入一个不同角色……在某种程度上,狂欢节也是一种很棒的手段。”

而今年,这个本可以在几天时间里颠覆现状、陷入可控的混乱里的节日,被新冠疫情颠覆了。

(编辑:李非)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