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唐奕奕采访报道】距离西班牙发现第一例新冠病毒已有一年多。第三波疫情不容乐观,但是不论专家和医生如何呼吁,政府都拒绝采取居家隔离措施。为何西班牙政府一再拒绝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另一方面,近期华商被抢华人被捅的新闻频出,西班牙治安问题引人担忧。

《欧洲时报》专访西班牙中国律师事务所主任季奕鸿律师。他分析了西班牙政府不愿再居家隔离的原因,并结合西班牙犯罪份子的结构和犯罪原因,认为经济变差不会直接导致社会治安变差,旅西华人不用过于焦虑。

虽然疫情感染率居高不下,但西班牙不少居民仍频频外出。(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记者林碧燕 摄)

居家隔离影响经济

西班牙近期的疫情数据越发令人堪忧。欧盟委员会要求对每10万人口累积发病率超过500例的地区进行隔离。但在西班牙,大多数自治区的累积发病率都比欧盟所提出的500例的标准高得多,许多地区的累积发病率甚至超过了1000例。

按照欧盟的标准,西班牙应加强措施,尽量让民众留在家中,并且需要加强监测和追踪。不仅如此,几个月前,医生和专家就开始频频呼吁,西班牙需要更严格的居家隔离措施。但是面对这些呼吁,西班牙政府完全没有要管制的意思。甚至一些自治区政府把宵禁提前至八点,被中央政府用法律驳回,表示自治区不能提前宵禁。

为何在第三波疫情下,西班牙政府一再拒绝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季律师表示,的确,从医学角度来看,西班牙需要更严格的隔离措施。但是,政府一再拒绝提前宵禁,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从经济角度来说,2020年3月西班牙执行了严格的居家隔离措施,造成西班牙经济严重滑坡。西班牙全年GDP下降了11%,成为西班牙经济五十年来的最大跌幅。但是,西班牙禁足令背后存在的更大问题是,国民因禁足在家,心理健康出现严重恶化。很多人非常焦虑,需要吃安眠药才能度日。尤其是在大城市,一家人长期挤在一间小公寓里,心情得不到放松,这些都影响人的心理健康,让民众变得非常焦虑。其中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2020年6月份,也就是居家隔离的最后阶段,各政党都不同意再延长,许多右派政党天天出来游行以示抗议。这些其实都是因为焦虑而产生的。所以,面对第三波疫情,西班牙政府觉得再次宣布禁足令,选民会对他们有意见,实在得不偿失。因此,即使专家一再呼吁,各党派也想采取居家隔离措施,但是,西班牙政府就是坚决不同意提前宵禁,不愿颁布禁足令。

拒绝宵禁背后的政治原因

政府不愿推出禁足令,经济是很重要的原因。要是经济活动停止,政府需要再次出台相应的补助措施。如果没有补助,对企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所以,只要政府不再发出居家令,也就不用拿出更多的资金来补助。如果自治区政府想要采取严格措施,就由当地政府对相关行业进行补助。

最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出于政治的考量。2月14日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选举已引起了不少话题。前卫生大臣伊拉将参加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选举。当地的独立党派曾以疫情为由,要求将选举延期到5月。但是西班牙政府坚决不同意,甚至向检察院提出上诉,就是为了在2月14日开始选举。原因是目前的民意调查是社工党(PSOE)领先。因此,如果现在举行地方选举,对社工党来说是有优势的。独立党派也了解这一情况,所以要求推迟选举。如果西班牙政府想要在2月14日进行地方选举,肯定不能在选举前颁布居家隔离的措施,不然会影响选民投票。从这个角度来看,民主选举有时变成了买股票。各党派支持率时高时低,西班牙各党派的领导人都清楚这一游戏规则,因此都想在自己支持率较高的时间进行选举。

考虑到以上三方面的原因,就会明白为何西班牙政府坚决不颁布居家隔离措施。

西班牙政府并不是不了解疫情的严重,只是如今的病人比疫情初期时更年轻,进医院和进重症病房的比例都有所降低,所以政府还是继续一切照常,不肯颁布居家令。西班牙民众也是“享乐至上”,只要酒吧不关,足球照踢,选民不会有太大的意见。季律师表示,但愿在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选举过后,西班牙政府能采取更严格的措施。

旅西华人该如何应对

面对如此严重的疫情,欧洲许多国家如葡萄牙、德国、英国政府都采取了更严格的居家措施,包括关闭学校,要求民众待在家中。那么,旅西华人可以不送孩子去上学吗?

季律师表示,西班牙已出现第一个家长被起诉的案例了。原因是从去年9月起父母没有让孩子去上学。据报道,这名被起诉的家长曾给学校写信,表示自己是因为担心疫情传染才不让孩子上学的。去年11月份,学校曾与家长谈话,要求把家长带孩子来上学,但是家长没有理会。目前,检查院已经正式起诉了。尚不清楚被起诉的对象是否是华人家长。

季律师表示,如果家长担心孩子被感染而不让孩子去上学,可以说一些委婉的理由,但是不建议家长给学校写信,这样的做法太明显了,容易被检察院起诉。

另一方面,近期有许多新闻都是关于华商被抢、华人被捅伤的。季律师表示,旅西华人被盗抢事件近期频频发生,大家应该提高警惕,但是不用过分焦虑。因为经济变差并不会直接导致治安变差。

他分析,从西班牙的犯罪数据来看,西班牙的犯罪份子结构一直比较稳定,没有很多变化。40年前,即80年代时,就有调查报告表明,90%的偷窃抢劫都是因为吸毒而引起的。本世纪初,西班牙的犯罪率有所上升,主要是因为移民变多了。也有西班牙人,比如吉普赛人。当然,我们不应该以种族来判断西班牙的犯罪份子组成。但是从这些数据可以说明,虽然如今的犯罪率是40年前的3倍至4倍,但是,西班牙的犯罪份子结构并没有太多变化,暴力抢劫的人群主要还是由吸毒人员构成。

虽然这次疫情让经济大环境变差,但是此次疫情利益受损最严重的还是中小企业主,包括广大华商。企业主不会因为企业倒闭而去暴力抢劫。失去工作岗位的工人有政府的ERTE补助,即使没有补助,还有失业金可领。从社会分层的角度来分析,老板不会因为酒吧开不下去就去抢劫,失业者也不会因为没工作了就去街上持刀抢劫。当然,小偷小摸可能会增加。因为这些人以前习惯偷游客,现在游客没以前多了,可能会转换目标。但是从法律角度来看,小偷小摸和暴力抢劫完全是两种犯罪类型。从犯罪角度来说,小偷小摸的人会转移目标,但是直接升级为暴力抢劫的情况并不会很多。大家在保持警惕心的同时,也不用被一些标题党新闻而搞得过分焦虑。

(编辑:季节)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