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月22日李非编译】当英国新冠疫情确诊病例再创新高,英国米尔顿·凯恩斯大学医院里,一场场生与死的战斗正在24小时无缝上演。随着最新一波疫情的袭击,伦敦西北部的这家医院里挤满了更年轻的患者,医生和护士们正在努力应对疲惫和高死亡率带来的压力。

使用吸氧机的人中,最小的只有28岁

“截至1月21日,英国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为93290人,周三(1月20日)死亡人数创纪录地上升了1820人,有39068名新冠肺炎患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而在这些冰冷的数字背后,是英国医护在一线的挣扎与希望。

重症监护和急性医学顾问Joy Halliday在米尔顿·凯恩斯大学医院管理着一个COVID-19高度依赖病房。这里是重症监护病房的下一个环节,很多重症患者生命体征趋于平稳后,可从ICU出来,但是仍处在重症高度依赖阶段,需要在这里接受CPAP吸氧。

68岁的Stephen Marshall就是病房中的一位病人。在最近进行了背部手术、核酸检测呈阴性后,他最初认为自己只是患了感冒。“我就不应该掉以轻心,那让情况变得更糟。”隔着向肺部输送氧气的呼吸罩,他艰难地说。

“我现在一直在吸氧,”Marshall说,“此刻我似乎还能坚持住,但愿好运降临。”说着,他举起手在头上碰了碰。

看着这些病人,Halliday说,由于探病减少了,医生和护士在精神上和医学上都格外支持病人。“很难想象,家人在电话那头被告知,他们所爱的人的情况正在恶化,或者很焦虑,或者氧气水平下降,这是多么艰难。”她说,“对我们来说很难接受,对他们来说就更难了。”

路透社报道称,在医院里,使用吸氧机的人中,最小的只有28岁。而在Halliday摆着八个床位的病房里,年龄最小的是51岁的超市员工Victorita Andries,几天前入院时,她便立即开始吸氧。

Andries说:“这台机器对我很有帮助。”她对未来充满信心,随着病情好转,她的送氧量也在逐渐降低。

重症死亡率,从40%翻到了80%

而在一间重症监护室里,机器的哔哔声和氧气泵的声音一次次打破了安静,七名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患者正接着呼吸机。负责麻醉和重症监护的临床主任Wassim Shamsuddin说,“这次我们发现,病人需要进行有创通气,这说明他们的情况并不好。”他说,“在第一波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病人中,死亡率大约是40%。这一次,我们发现死亡率约为80%。”

Shamsuddin解释,在发现瑞德西韦和地塞米松对新冠病毒有效后,医院里的患者都自动接受了相关治疗。这意味着,这些在第二波新冠大流行期间最终住进重症监护室的患者,更有可能是病情最严重的患者,因为他们对这些治疗没有反应。

Shamsuddin不知道英国发现的一种拥有高度传染性的新毒株是否导致了更高的死亡率,在疫情面前,这些重症患者护理人员接受着其他病房医护的支持和鼓励,保持着一对一护理,不过,直到现在,他们仍不习惯如此高的死亡率。

“目前我们都在埋头苦干,继续前进。”他说,“重症监护医院应该是我们治疗病人,并使他们变得更好的地方。但现在即使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把所有的治疗方法都扔给了病人,但似乎还是不起作用。”

米尔顿·凯恩斯大学医院NHS基金会信托首席执行官Joe Harrison表示,医院在第二波疫情中收治的患者是第一波的两倍多。“我们相信,在未来一周左右的时间里,重症监护室将继续面临真正的压力。”他说,“希望我们能扭转局面,事情会开始好转。”看到医护人员应对疫情带来的压力,他感到“非常鼓舞人心”。

回到高度依赖病房,尽管不得不穿戴全套防护装备,Halliday和其他工作人员隔着口罩,但依然设法与面罩后的病人建立了密切的互动。70岁的病人Geoffrey Winter说,他接受的治疗“棒极了”。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