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月19日李非编译】英国与欧盟“离婚”几周后,各行各业的生意人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当下新的贸易关系,一些障碍冒出头来,有的人焦虑得除了坐着叹气,什么也做不了,但有的人则表示还能“冲”,对未来发展显得很有信心。

是GB,不是UK!

渔业权曾是英国与欧盟协议“离婚”时争论的焦点,如今“脱欧”后,一系列新的政策和手续又成了海鲜公司的“痛点”。

海鲜公司Berwick Shellfish的老板Graham Flannigan回忆,有次他接到了法国客户急切“催单”的电话。当时他看向窗外,海岸边有艘渔船,渔夫每天问他能不能把捕到的鱼运上岸。

但Flannigan回复渔夫:“不能。”其实,他的仓库里已经装满了螃蟹和龙虾,但却无法送到顾客那里。“物流已经陷入了停滞,”他说,“每批货物现在必须附有四份文件。而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我们只需要一张文件,一张包裹附单。”

有次,他成功将一批荔枝螺运到了法国西海岸,但因为标签上标注了“UK”字样,而格拉斯哥的检查站说,标签上必须写“GB”,所以耽搁了24小时。

现在,来自巴塞罗那的螃蟹和龙虾订单已被推迟到2月,Flannigan希望到时一切都能顺利些,“达成‘脱欧’协议时我想,我们能省去所有的繁琐和麻烦,独立有效地运作,”他说,“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真正的考验在未来两到三周里

不同于Flannigan每天都在遭遇“小确丧”,小麦厂商Carr's Flour Mills的总经理Rob Munro觉得考验还在后头,“现在有一个明显的监管负担,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商品的流转变得更加缓慢了,”他说,“我们都在学习新的操作方式。虽然存在一些误差,但我们很快就能学会。”

Munro的公司主要从英国进口小麦,然后进行加工,卖给个人和商户。自从第一次“封城”让关在家里的英国人一股脑投身于烘焙大师养成计划以来,他们一直很忙碌。所以到了年底,他们囤积了足够的小麦,足以支撑他们度过最糟糕的情况。因此,他们在1月初过得相对平静。“但等到库存耗尽,订单增加,真正的考验在未来两到三周里。”他说。

衣服涨价了,因为我们在“摸黑”做决定

尽管“脱欧”了,服装公司Celtic&Co并不想放弃欧洲市场,于是,他们一早决定将网站翻译成德语,并将更多精力放在欧盟的市场营销上。

这种做法得到了回报,疫情“封城”期间,雪地靴、羊皮拖鞋和厚实针织衫的销量飙升,“任何能让人们在家里待得舒适的产品都很受欢迎。尤其是在德国,那是个不断增长的市场。”Celtic&Co销售和营销主管Zoe Bray说。

但最近,他们将德语网站上的产品价格都提高了10%-15%,让德国消费者感到有些失望,对此,Bray表示,这都是没办法的事,“国际物流方告诉我们,未来可能会有额外的花销和关税支出。”

目前Bray并不清楚这些措施会达到什么程度,她表示,缺乏透明度的规则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在“黑暗”中做出的决定。

就像把手从老虎钳里拿了出来

而对于工程公司Rosh Engineering的老板Ian Dormer来说,“脱欧”让他有种终于将心中大石放下的爽快。在经历了多年的不确定性之后,他感觉自己就像个把手从老虎钳里拿了出来的人。“拿出来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但当初我们为什么要把它放进去呢?”他说:“现在你得检查一下你的手指是否还能用。”

Rosh Engineering已经进行了一次“检查”,那就是他们与法国工厂的一次零件交付。虽然交付时间稍微落后于计划。“但一天的延迟是能接受的,”Dormer说,“在我看来,边界的交接工作做得还不错。”

除了在英国进口和安装高压电力变压器,Rosh Engineerin另一主要业务是为英国和海外项目提供技术服务。一家意大利公司已经聘请他们今年4月为德国的一个项目工作。为此,Dormer一直在英国和德国政府网站上搜索信息,但他仍然不知道在签证方面需要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工程师的专业资格证是否会被意大利接受。

此外,他还担心,“脱欧”后一些问题愈演愈烈,可能意味着欧洲的商业伙伴开始将目光投向别处。“越难解决,成本就越高,我们无法去做的可能性就越大,”他说。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