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月15日文耕编译】登录失败、系统崩溃、服务器过载,复课后在线教育出现的种种问题再次表明,德国在数字化学习方面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一平台管理员每天重置40个密码

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1月11日是多个德国联邦州开学的第一天,但是数以万计的师生却不得不与技术故障作斗争,因为教学平台崩溃了。受波及的是IServ和Moodle学习平台。

据报告,各地学习平台都存在类似问题。有时是服务器过载,有时登录不进去,有时视频会议系统崩溃。

现年37岁的迈耶是罗斯托克地区(位于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一所学校学习平台ItsLearning的管理员。据她描述,除了平台过载之外,帐户一再被锁定也是主要问题之一。自圣诞节以来,迈耶每天需要重置40个密码。

电信公司TDT的负责人、数字专家皮克哈特(Michael Pickhardt)认为,这些失败主要是因为德国过去数字化进程的缓慢。他表示:“在线教学应该在十年前就成为可能,而不是在新冠疫情时期的紧急状态下才实现。如果那样的话,目前许多问题都不会存在,因为人们早就有了足够的经验。”

教育不平等现象加剧

总体上来说,迈耶觉得她的学习平台还不错。尤其是,包含学习视频和文件的数据库也集成到了平台上。但是,ItsLearning平台上还没有集成视频会议系统,她也担心那些因为技术落后而处于不利地位的学生。

“在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的农村地区,完全没有网络覆盖。学校布置的作业必须通过邮件进行传达,”她说。那里的孩子在学习上有落后的危险,甚至她就职的、位于罗斯托克市中心的学校至今仍没有无线网,也没有连接宽带互联网。

没有笔记本电脑的学生,如何接受互联网教学呢?IT专家皮克哈特建议,每个地区都应该为这些学生提供适合新冠疫情时期学习的空间,在那里,他们可以获得在线学习所需的一切设施,类似于网吧。也可以将设备租给学生。

儿科医生和青少年医生长期以来一直呼吁尽可能地缩短对学校和幼儿园的封锁。“封锁学校应该作为最后的手段,因为学校和幼儿园具有系统重要性。”德累斯顿技术大学儿童医院院长伯纳呼吁,“对于孩子来说,与同龄人的接触和社交生活是非常有必要的。"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