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田皓雪子报道】关达智MBE:英国肯特郡达伦特谷医院(Darent Valley Hospital,DVH)副院长,他同时也是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医院(University of London King‘s College Medical school)的客座肾科顾问医生。他曾获包括医院年度医生(Hospital Doctor of the Year in Innovation and Renal Medicine)等多项英国全国荣誉,并在英国国家医学教育署(Health Education England)任教育和临床督导(Educational and Clinical Supervisor)。

关达智医生在医院。

英国新冠新增确诊连日达4万病例或以上,截至1月13日累计确诊321万例,死亡84767例。本报记者联系到从2020年3月起就奋战在抗疫一线的达伦特谷医院副院长关达智MBE,解析英国时下疫情动态。

“英国许多医院都在苦苦挣扎”

关达智透露,英国许多医院,尤其是位于伦敦和英国东南部的医院都很“挣扎”,比如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几乎是以前的两倍,普通病床也增多了20%到25%,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医护人员必须应对急速上涨的需求。这波疫情下涌现的病例比第一波疫情更多,同时,冬季本来就是病患上升的季节,许多儿童也有肺部感染的情况,再加上新冠病人医院不堪重负。在疫情开始之前,关达智负责医院近一半的工作,在2020年3月英国疫情暴发后,关达智开始负责与新冠疫情诊疗相关的工作,“现在我负责医院近80%的工作,所以你可以想象,这么多病人都是与新冠有关的患者”,他说。

在伦敦某NHS医院负责大内科的琳达(化名)透露,当医院超负荷运转后面临“三缺”--缺人手、缺床位、缺仪器。原本1个护士照顾8个病人,1个护士负责1个ICU病人,但因感染新冠或需要隔离,1个护士就得照顾10个以上的普通病人,1个护士照顾3-5个ICU病人,医生同理。在人手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医疗质量也无法充分保证,病人病情恶化时是否能及时介入医疗也存疑。床位不足导致患者病情加重无法及时住院治疗,等有床位后病情可能愈发严重。呼吸机等仪器不足时有需要的病人很可能只得“听天由命”。

她坦言,在有限的人手、床位和仪器下,超负荷的NHS只能开始决定哪些病人需要优先治疗,哪些病人需要放弃。在第一波疫情期间,所有住院病人都需要做拒绝尝试复苏评估(DNR,Do Not Resuscitate),现在依然。她有一个同事原定的手术已经推迟接近一年,病情反反复复,特别痛苦,而这“绝不是个例”。

在过去3周内,达伦特谷医院从420张病床增加至近500张病床。关达智提到,一线医护人员需每天与新冠确诊患者打交道,据不完全统计,约每五个医护人员中就有1人感染新冠病毒并需要隔离,整体人手也是不足。此外,据关达智观察,此次疫情中出现了更多重症患者,虽然无法判断究竟有多少确诊病例是因感染新型变异病毒还是之前的病毒,已知的情况是新型变异病毒的传染率比之前高出70%。截至目前,辉瑞(Pfizer-Biotech)和默德纳(Moderna)两种疫苗的制造方均表示其疫苗对新型变异病毒有效。

“疫苗是赢得这场’战疫‘的唯一方法”

关达智解释道,目前英国正式通过的三支疫苗--辉瑞疫苗、牛津疫苗(Astra-Oxford)和默德纳疫苗采用技术不尽相同。前两者均为mRNA疫苗,该疫苗可以使人体细胞制造出一种蛋白质,甚至是蛋白质片段,从而触发人体内的免疫反应。牛津疫苗则采用了较为传统的病毒灭活技术,即将一种减弱或灭活的细菌注入人体,在不致病的条件下刺激机体产生免疫反应,使人体获得抗体。三支疫苗的价格和储存条件也存在差异,尽管按照官方发布的数据来看,牛津疫苗有效力仅达70%,属三者中最弱的一支(辉瑞疫苗和默德纳疫苗的有效力均可达90%及以上),但其低廉的价格、易于制造和储存的条件也使其成为英国和欠发达国家普及新冠疫苗的黑马。

关达智于2020年12月18日接种了第一针辉瑞疫苗,在1月8日完成了第二针接种。他说除了接种时手臂感到轻微疼痛以外,迄今为止感觉一切良好。达伦特谷医院员工共接种了3000剂疫苗,据他所知也未出现任何不良反应。

英国目前已购买4千万剂辉瑞疫苗、7千万剂默德纳疫苗和1亿剂牛津疫苗,但仍不足以覆盖近6700万全国人口。此外,辉瑞疫苗与牛津疫苗均有不同程度的延迟交付,并且默德纳疫苗最早也要在3月才能开始使用。英国现行计划为在2月中旬前为1500万人接种,其中包括70岁以上的老人、医护工作人员和需要特殊保护的脆弱人群。并保证每星期至少接种200万剂疫苗,但计划能否顺利进行仍取决于疫苗供应是否及时。

即使疫苗接种如期展开,英国疫情是否能得到控制还要取决于多方因素。关达智提到,假设未来不会再出现新型变异毒株,想实现群体免疫则需要80%人口,即近5400万人接种两支疫苗得到抗体,按照现行计划也需要一整年的时间。但可以确定的是,疫苗几乎是全球范围内唯一能让人类打赢抗疫这一战的关键法宝,关达智说,同时也要做好防护,比如戴口罩和勤洗手。因为即使接种完两针疫苗,仍然需要约10天的时间才能生效,在这期间病毒仍有机可乘,也并没有一种疫苗能保证起到百分之百的免疫作用,且不同时段接种人群产生抗体的时间不同,人们始终要保持警惕。

“是否延长或再次封城取决于R值能否下降”

与全民接种疫苗并行的全境封城也是战胜疫情的关键因素,在关达智看来,只有此次封城有效,才能使疫情整体得到缓解,给疫苗生效抢夺宝贵的时间。12月末的圣诞假期和不顾社交限制政策执意与家人团聚的人们也是造成这波疫情来势汹汹的“元凶”之一,再加上三度封城并没有第一次封城严格,感染人数也许会继续上升,现在也还没到峰值,“我怀疑在接下来的几周将会达到峰值”,他说。至于现行封城是否会成为2021年乃至今后的最后一次封城,“这取决于对病毒传播R值的控制”,关达智判断。如果R值仍持续上升,封城可能会延续,不过封城的有效性需要两到三周时间才能看到。

许多年轻患者在确诊后不消几天便开始好转,关达智提到,青年群体往往康复速度较快,而老人一旦感染普遍会出现更严重的症状。同时,许多新冠感染者呈无症状,或只经历轻微症状。85%的无症状和轻症新冠患者在康复后也未见有任何后遗症,在出现较为明显症状的患者中,40%的患者症状会持续长达3个月或以上。但有长期健康问题的患者,如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或免疫系统已出现损伤的人群等,一旦感染新冠病情极可能较为严重。因此目前的重中之重仍是阻止人们因新冠失去生命,为“脆弱人群”优先接种疫苗十分必要。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