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白劼1月12日编译】德国基民盟(CDU)党首竞选将于1月16日拉开序幕,三名竞选者均为男性,而他们也需要党内女性的支持。而基民盟下属的女性联盟(FU)高层对其中一名竞选者并不认可,同时担心没有默克尔的基民盟未来会失去大量女性选民。

女性话题关乎基民盟未来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基民盟线上会议将在15日和16日举行,虽然党内女性比例问题不在本次讨论内容中,但它却是影响基民盟未来的关键问题之一,尤其是她们即将面对一名男性党首时。

出席会议的基民盟1001名代表中,有女性代表约300人,她们或对选举结果产生决定性影响。过去的一周,FU高层在一次非正式投票中将选票投给了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和德国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特根(Norbert Röttgen)。而前基民盟党团主席梅尔茨(Friedrich Merz)则未获得FU的选举推荐。

图为2020年2月24日,在德国首都柏林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右)出席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新华社)

梅尔茨不受党内女性待见?

但这是否意味着梅尔茨一定会丢失300张选票?如果用基民盟某名女性部长的话回答就是,“如果所有女性看法都和FU一样,那可真是天大的喜讯。”

FU高层感到未受到梅尔茨重视,但梅尔茨并不这么觉得。尽管按照基民盟党章,所有出席会议的女性代表均可自动视作FU成员,但在女性成员中已有人表达了对投票结果的不满。7名基民盟女性成员在一封中表示,自己不认可对罗特根和拉舍特的选举推荐,此外,她们对也对FU领导层就投票有效性提出了诸多问题。

目前为止,FU高层并不想回答这些问题。FU表示,经过选举而产生的高层有权利提出竞选推荐。

FU高层表示,自己没有受到梅尔茨足够的重视。很早以前,FU向三名党首竞选者分别发送了一份关于女性代表比例的问题清单,罗特根和拉舍特均对问题作出了详细回答。在FU的网站上均可查阅到,两人均表示,他们将认真考虑女性代表比率的建议。但网站上迄今为止找不到梅尔茨的答复。

报道称,梅尔茨虽然仅仅交给FU一份大致的回答,但他将详细的回答写在了其新书中。

FU主席魏德曼-莫茨(Annette Widmann-Mauz)是配额制等积极女性政策的倡导者,早在2019年莱比锡党内会议上,她就要求对女性配额比进行投票,但被基民盟秘书长齐迈克否决。2020年他们达成了妥协,即逐步实现平等。

图为梅尔茨参加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新华社)

梅尔茨尽管没有完全否决这份折中建议,但却称之为“仅是第二好的对策”。他表示,还会寻找其他可能,但至今仍未找到。

然而FU现在要求竞选者对问题表态,梅尔茨则表现得闪烁其词。在FU发布的一份视频短片中,梅尔茨被问到是否会支持党内席位实现男女平等,他回答称,“我对配额并不反对,人们必须要改善党内女性的比例。”

当然,梅尔茨在基民盟党内还是有女性支持者的,例如脸书上有一个叫做“我们是支持梅尔茨的女性”的账号。此外,FU的选举推荐也并未得到所有女性的支持。

事实上,FU并非代表所有女性,就像基民盟下属的青年联盟(Junge Union)并非代表有所青年一样,它们只是代表了一小部分保守群体。如果FU不知该拿梅尔茨怎么办才好时,那么整个德国的女性选民又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事实上,这些问题困扰的不仅仅是基民盟的女性成员。

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一名基民盟男性成员表示,“当我想到德国总理角逐最后是在梅尔茨和绿党主席贝尔伯克之间进行时,那最终结果对我们而言将是一场灾难。”

基民盟及其姊妹党主打“女性牌”

基民盟的姊妹党基社盟(CSU)则很明显更加注重推进女性话题,例如维护离异母亲的权益。2013年,基社盟赢得地方选举时,曾有分析认为是成功的原因是基社盟打动了更多的女性选民。

针对“基民盟用什么方法能赢多更多女性选民”的问题,梅尔茨给出了老套回答:“我们的方法必须得到更多女性的认可,也许更好的统一家庭和工作才是最好方法。”报道称,梅尔茨此言是有原因的,她的妻子是一名从业多年的职业女性。

罗特根的回答则更显具体,她要求加强女性工资平等以及学龄儿童全天托管的合法权益,同时他也认为,家庭和生活应该更好地统一起来。

拉舍特则对这些回答表示了反对,“长期以来基民盟都在回答这些问题,是的,更好地统一工作和生活,但这对我来说显然不够。”他表示,女性同样对政治话题感兴趣,魏德曼-莫茨说,在基民盟党首选举中,自己将支持拉舍特。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