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9月德国将举行大选,我将不再竞选,这很可能是我作为联邦总理最后一次新年致辞。”2020年岁末,默克尔第16次以德国总理身份发表新年致辞之时,亦到了她要说再见的时候。默克尔或将在2021年年内卸任,德国乃至欧洲此后将走向何方,又多了一些不确定性。

图为2020年12月31日晚默克尔致辞画面。(图片来源:中新社)

默克尔蝉联十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

2020年美国《福布斯》年度“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女性”排行榜上,默克尔第十年蝉联榜首,而这也是她第15次登上此榜单。由此可观,这位全球最具权势的女性,地位无人撼动。

但其实她并非生来就是个政客。综合中新社、济南《齐鲁晚报》和新华社报道,默克尔早先是科研人员,拥有物理学博士学位,“柏林墙”倒塌后,35岁的她才投身政治活动,那时默克尔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不苟言笑、略带拘谨的普通姑娘。但她很快遇到了自己的“恩师”——德国前总理科尔。在科尔的提携下,默克尔很快成长起来,成为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副主席并入阁。因为这层关系,有人称她为“科尔的小女孩”。

1998年,德国传统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在大选中获胜,执政16年的科尔下台,随后基民盟又爆出政治献金丑闻,时任党主席也牵涉其中。令人意外的是,担任基民盟总书记的默克尔主动与恩师“划清界限”,公开批评科尔,并承诺将带领基民盟迎来新开端。2000年4月,默克尔成为基民盟这个偏保守政党的首位女性党主席。

默克尔务实、坚韧、能成大事的性格逐渐显现出来。2005年,她带领基民盟在大选中以微弱优势击败社民党,两党组成“大联合政府”,她成为德国首位女总理。但她当时并不被看好,甚至有民调显示,大多数德国人认为默克尔政府不会完成四年任期。然而,默克尔依然雄心勃勃地确定了执政目标:10年内使德国重回欧洲经济增长率前三的国家之列,大幅降低失业率。

谁都没想到,她做成了,而且还是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凛冬之中。在2008年金融危机和2009年欧债危机的连番打击下,欧洲遭遇经济衰退,多国经济负增长。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政府推出经济刺激计划,投入资金稳定金融业,寻找高技术、绿色经济等新增长点。她带领德国扛住经济危机的冲击,将失业率维持在20年来最低水平,让国内经济保持增长。

欧债危机中,她带领德国与法国联手担当“欧洲管家”角色,主导纾困计划,坚持紧缩的财政方针,为欧洲稳定与团结注入活力。到2011年,德国经济恢复到2008年初经济危机前的状态,重新焕发生机。到2020年1月,德国经济已实现连续第10年增长。

经济是获得民意支持的基础,德国经济在欧洲一枝独秀,出色的政绩让默克尔坐稳了总理之位。2009年和2013年,她两次成功连任,民意支持率一度高达70%。

2020年8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总统府爱丽舍宫门前。(图片来源:新华社)

法国的机会?

欧盟虽以法德两国为核心,但在默克尔之前,无论是地位还是话语权上,法国似乎更胜德国一筹。如今,经济领跑的德国牵头成就了欧盟多项内政外交计划,包括2020年疫情下的欧盟财政纾困计划、与中国完成了《欧中全面投资协定》谈判等。

默克尔执掌德国的15年间,法德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德国在欧盟的地位更稳固、更突出,站到了欧洲权力中心,外界对默克尔的昵称从“德国妈妈”变成了“欧洲祖母”,美国“政客”网站将她誉为“欧洲的基石”。但是,2015年爆发的难民危机,成为默克尔政治生涯乃至整个欧洲政治生态的转折点。

2015年,欧洲遭遇二战后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欧盟各国进一步分裂,为难民“摊派”争得不可开交。在大多数国家加强审查、关闭边境之际,默克尔力排众议,开门接纳难民,德国成为欧盟接收难民数量最多的国家。然而,难民涌入带来的财政负担和社会及安全问题,让默克尔饱受国内、盟友甚至党内反对。2016年至2017年期间,欧洲多国恐袭频发,也被指是过度接收难民的后果。

受此影响,欧洲多国迎来一波极右翼思潮崛起,民粹主义的极右翼政党借难民危机与恐袭吸引大量选票,英国“脱欧”、民粹主义政党对传统政党形成威胁、特朗普上台等一系列“黑天鹅事件”,都出现在这一时期。

2017年大选后,默克尔遭遇最艰难的一次组阁。虽然基民盟与姊妹党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社民党分别保住联邦议院第一、第二大党地位,但得票率大幅下跌。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成为第三大党。为组成执政联盟,默克尔进行了一系列谈判与妥协,历经5个多月才组阁成功,开启第四个总理任期。

仅凭默克尔一个人,无法在欧美政治生态演变中挽狂澜于既倒。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后,换了三任首相;2016年底,特朗普打着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旗号胜选;2017年,厌倦了传统政客的法国民众选择了年轻人马克龙……当这些国家的政局风云变幻之际,在德国耕耘十余载的默克尔,已被《纽约时报》评价为“欧洲最后一位强大的捍卫者”,她不能退出,也不能倒下,可她也已有些力不从心。

默克尔2020年7月8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准备出席欧洲议会全会。(图片来源:新华社)

谁能像她一样引领欧洲?

不过,即使是“铁娘子”也不是铁打的。2018年以来,默克尔已在多个场合表明退隐之心。2018年10月,她表示自己在2021年任期结束后将不再竞选总理。2019年夏天,默克尔一个月内三次在公开场合被拍到浑身不受控地发抖,引发外界对她健康状况的担忧。无论看个人意愿还是客观条件,默克尔的离开都已注定,谁来接棒成了一个大问号。

今年9月的德国大选,必将引来全球关注。据预测,新总理大概率会是基民盟的新党主席。1月中旬,基民盟将以线上形式选举新党主席。目前,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拉舍特、曾出任联盟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的默茨、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勒特根都是热门人选,但目前这三人的选情形势并不明朗,暂且看不出哪位能够鹤立鸡群。

此外,1月8日德国《图片报》报道指出,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施潘考虑在今年秋天联邦议院选举中代表基督教民主联盟角逐总理一职,接替默克尔。施潘现年40岁,属于党内少壮派,曾反对默克尔2015年开放国门并接纳大批中东和非洲难民。他凭借应对第一波新冠疫情的表现赢得民心,但眼下因疫苗推广速度慢招致批评。

2020年3月9日施潘在柏林出席新闻发布会的资料照片。(图片来源:新华社)

“默克尔时代”落幕后,德国将走向何方?还会不会有一位像她这样的领导人,能深刻影响并引领欧盟?欧洲将会团结,还是更加分裂?2021年,或许将告诉我们答案。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